前几天,看到舒娅所写的一本心理学类的书,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心理学现象。这种现象在婚姻里,特别常见。

  现代铁路,两条铁轨之间的标准距离是1435毫米,这个标准可以追溯到罗马时期。

  早期的铁路是由建电车的人设计的,1435毫米便是电车所用的轮距标准。最先造电车的人,以前是造马车的,电车的标准沿用的是以前马车的标准。

  整个欧洲的长途马路,都是由罗马人为其军队铺设的,1435毫米是罗马战车的宽度,而他们之所以用1435毫米这个标准,正是因为牵引一辆战车的两匹马,屁股刚好这么宽。

  从心理学来讲,这个标准不仅不会修改,还会一直沿用下去,因为这就是:路径依赖。

  美国斯坦福大学保罗·戴维在1975年的时候提出:“一个人一旦做出某种选择,就好比走上一条不归之路,惯性的力量会使这一选择不断自我强化。”

  为此,舒娅说:从某种程度上说,人们的一切选择都会受到路径依赖的影响,一旦做出某种选择以后,无论结果是好是坏,都会不断地投入各种资源。

  在做出下一个选择时,又不可避免地考虑到前期的投入。无论能否回收,不管是否有价值,哪怕某一天发现这个选择已经不再适合自己,依旧会坚持下去。

  因为前期的投入,会像胶水一样,把他牢牢粘在原来的道路上。从而导致他无法做出新的选择,投入越大,就会粘得越牢。

  就是因为他们在最开始的时候,投入了太多的时间,精力,心血,甚至是金钱。这些成本成了后来的胶水,会一直粘着他,越想挣扎,就越是牢固。

  每当他想放弃的时候,就会想到以前的投入。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,都会按照这种既定的、错误的道路走下去,直到覆水难收,再也无法回头。

  一方面有不甘心的成分在,另一方面则是由“路径依赖”所造成,而且这种惯性的力量会使他一直错下去。甚至从一开始,就没有想过要回头。

  因为工作的关系,我曾经接触很多背叛过婚姻的男人。他们职业不同,收入不同,性格不同,家庭情况不同,但他们背叛婚姻的动机,基本都是相同的。

  一开始是因为好奇,生活太平淡了,平淡的像一杯不咸不淡,无色无味的温开水。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,就想对着平静的湖面,扔进去一块石头,当湖面荡起涟漪的时候,觉得日子重新变得鲜活了,自己的生命,好像也获得了重生。

  紧接着,开始有侥幸心理,一次又一次在犯错的边缘试探,挣扎,并且自我安慰:只有一次,就这一次,她应该不会发现吧?就算发现了,应该也不敢离婚。

  到最后,胆子越来越大,越来越肆无忌惮,明知道这是错的,但是却整个人失去控制。

  人骨子里的贪念,一旦被放纵,便会一发不可收拾。因为道德无法再约束他,责任无法再捆绑他,他就像一个脱缰的野马,新宝GG创造奇迹登陆只想尽情地享受这放浪不羁的人生。至于要不要回头,何时回头,如何回头,都是后话了。

  有些男人会心怀愧疚,觉得自己对不起妻子;而有些男人,则自私到只在意自己,完全把另一半当成空气。

  第一:被妻子发现以后,虽然没有离婚,但是夫妻间却再也没有信任,日子过得步履维艰,分外艰难,动不动就会因为往事而吵架。

  第二:被妻子发现以后,离婚,得偿所愿和自己的新欢结婚。但是没多久,新欢变成了第二个前妻,她开始变得焦虑,变得唠叨。

  第三:被妻子发现以后,离婚,但抵不住世俗的压力和良心的谴责,又或者识破第三者虚假的面目,人财两失,彻底分手。从此一蹶不振,在悔恨中度过余生。

  为什么曾经背叛婚姻的人,大都逃不过这三种结局?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从根源上就是错的,更是因为人的本性,是无法改变的。

  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。男人有了第一次猎奇体验,就很难再停下来,但他们这样做的时候往往没有考虑过后果,所以第三种情况特别常见。

  因背叛婚姻而离婚,原本好好的家庭就此破裂,即便后来后悔了,也无法再回到从前。

  就像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里的陈俊生,他在最后几乎哭着怒吼道:“我宁愿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我宁愿回到从前,从前的从前。”

  他当然既然可以为了凌玲而背叛前妻罗子君,就应该想到将来会有这么一天,婚外没有真爱,每个人都打着自己的算盘。

  而陈俊生的余生,将在悔恨和愧疚中度过,他亲手毁掉自己的家庭,前妻走了,孩子走了。而他要和一个利用他的女人在一起将就度日,并且要养着她的儿子。

  无论背叛婚姻,是不是有了第一次就会有无数次,都希望我们能从根源上杜绝这种情况的发生。因为这件事所导致的后果,未必是你能承担的。

  如果真的迈出了那一步,请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将伤害降低到最小。如果不曾回头,那么很有可能将会用余生去买单。

 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,与封面号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如因文章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联系封面新闻。